叶辰

名叶辰,不怎么写甜文,拒绝私信聊天,拒绝白嫖者,对我所发的文有意见请憋着,如果不行就私下解决
文:不喜勿喷,随手瞎写,不常在线,不常填坑,不要催更,更文都是随心情更,文都是自创哦!自创!自创!自创!
不嗑忘羡,不嗑追凌,只嗑追仪,忘羡,晓薛,all瑶

十生十世

*我开的新坑,蓝忘机与蓝曦臣共有十世,每一世都有不断的变化,有喜有悲也有痛


*每次写的时候我都会写个大概,比如说这章


*拆官配,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勿挑字



第一世


—忘机,我们不论世俗的眼光,一起离开这里,可好



—好



—忘机,你还是喜欢他对不对..... 不要在骗我了.... 好不好..... 



—对不起...... 



—兄长!!!



—忘机我好累啊.... 我爱你爱的好累啊.... 你从不回头看向我你说你喜欢我.... 我也以为是真的.... 可笑的是你只是在骗我.... 







—兄长.... 哒哒.... 



—涣...... 



—阿湛..... 想你..... 







—泽芜君?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在云深不知处吗



—阿瑶…好久不见,过的还好吗,我早就不是以前的蓝宗主了…呵呵呵呵…



—魏公子回来了,忘机跟随魏公子,景仪掌管蓝家,蓝思追做掌罚,他俩很好,金凌也成长了许多



—泽芜君不后悔吗



—后悔…我后悔什么…忘机现在过的很开心









—兄长!!!!



—你认错人了,抱歉,我不认识蓝曦臣…



—兄长,忘机知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求求你了…兄长…







—蓝忘机,你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放过我…



—放过我吧…我累了…我真的好累…



—忘机…






—你还要堕落到什么时候!



—泽芜君走了你就更应该撑起这个蓝家!这是泽芜君最后留给你的东西!你还不还好珍惜吗!



—蓝忘机!!你清醒一点!泽芜君他已经离开我们了,永远的离开我们了,是你亲眼看着他倒在你面前!是你亲手毁了他!








—含光君,这是二哥身前的东西,如今二哥已经离开了,这些东西还是归还你为好



—含光君…还望节哀…







—兄长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我不信,你就在我的身边…对不对…



—涣……


【all瑶】爱而不得(一)

*愿赌服输,今天开始更文

*拆官配!拆官配!拆官配!不喜勿进!不喜勿喷!非原著向!江厌离还活着,金子轩死了,金光瑶是好人,内含曦瑶,温瑶,聂瑶,湛瑶,恶友,羡瑶,澄瑶

*别ky,不喜欢不要看


*不要挑字,为什么呢因为我是百度输入法




       “嫂子,金夫人,你且留步”金光瑶一路追上江厌离的脚步,拉住她的手腕,让其停下脚步



      “是阿瑶啊,阿瑶可是有什么事啊”江厌离一脸坏笑的看向金光瑶,自从金子轩死之后,照顾他的也就是金光瑶,阿凌也是拖妥了了金光瑶的面子,才过上安稳日子



       江厌离十分感激金光瑶,她也知晓自家的俩个弟弟都面前的少年郎,江厌离一开始知道这件事也是难以接受,短袖可是让人无法接受是一件事情,要是一个也还好,还能承受,最起码还是有弟弟过上安稳日子



      可造化弄人自己的俩个弟弟都同时喜欢上金光瑶,江厌离本来还好奇自家为什么会喜欢上金光瑶,现在看来这倒没什么好奇点



      金光瑶小巧,在加上漂亮的脸蛋,肤如白脂,若是穿上女装,爬上倾国倾城,魅惑人间的妖精,无数男人愿意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江厌离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到最后开始慢慢等撮合他们三,可事情变得好像不收控制,云深不知处的那俩个兄弟好想也喜欢金光瑶



      江厌离忘着金光瑶发起了呆,她很想知道面前的少年郎是如何吸引到那么多人爱恋,一双媚眼微微一笑,勾人心神,樱桃小嘴吸人精魄,江厌离不禁感叹他的美貌



      金光瑶尴尬的看着江厌离,面前的嫂子呆滞的看着自己,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但时间紧迫,金光瑶不在做任何思考



      “嫂子,三人后千万不要离开这金麟台,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你都不可以出来,阿凌也不能出来”



       江厌离一脸诱惑,刚想问些什么,就发现金光瑶急匆匆的离开这里,江厌离看着金光瑶单薄的背影,不禁有点心疼,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他在扛着这个金家



        江厌离眼泪不挣钱的留下,他想起早已离去的金子轩,若是他还在,那相比自己现在一定会趴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心跳,感受他的温暖



       阿凌也会有父亲的疼爱,不在被其他的小朋友给欺负,若是金子轩还在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可是这一切都是若是,金子轩早就死了,死在温宁的手上,魏无羡也为此后悔不已



       但江厌离并没有乖魏无羡,而是安慰魏无羡,看着金光瑶离去是地方 ,江厌离从未想到这是最后一次看到金光瑶的身影



      金光瑶离开时,特地吩咐下人不要让江厌离和金凌离开金麟台半步,说完就飞剑前往云深不知处,商讨会议



     “阿瑶/阿瑶/阿瑶”蓝曦臣,蓝忘机聂明玦一口同上的喊到,看到金光瑶他们很是开心,他们喜欢金光瑶,这分苦苦的暗恋一直埋藏在他们心中



      “小矮子/瑶妹/金光瑶”薛洋魏无羡一看见金光瑶就上前抱住金光瑶,二人争夺这自己的领地,金光瑶无奈的摇了摇头,江澄一脸傲娇的看着金光瑶,喊了一声他的名讳,金光瑶问声抬起头,微笑回礼,看得江澄突然感觉害羞



      “二哥,大哥,阿湛,成美,羡羡,阿澄你们好,三天之后就是讨伐温若寒了,你们可准备好了”



       金光瑶挪了挪自己身子,同他们打了声招呼准备探讨一下讨伐温若寒,血洗不夜天的事情





       “我提议让瑶妹离不夜天远点,万一伤到了瑶妹怎么办”魏无羡的手紧紧的握住金光瑶的手,他宁愿自己受千万遍苦,也不愿意让他的瑶妹受一丁点苦



       “我赞同”聂明玦点了点头,赞同魏无羡说的话,在他们几个人当中就属金光瑶武力值最低,他不希望金光瑶出然后事情




        “嗯”蓝忘机双眼紧盯着金光瑶,如果金光瑶出了事情,他不知道自己会干些什么,他想让他的阿瑶好好的,哪怕远远的看着,也比失去要好



        “我不同意,我也是一名男子,我要参与,不然以后我就与你们恩断义绝”金光瑶都快被他们给气死了,自己又不是女孩,干什么搞得如此娇贵



       六人无奈之下只好同意金光瑶的想法,各自在心里都发了誓言要好生保护好他们阿瑶,不会让他出现如何事情



      三天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五大世家带领百家血洗不夜天,捉拿温若寒,将其处死,还世道一个太平



      “阿娘,小叔叔呢”金凌乖巧的坐在金麟台大门前,看着远方



       “你小叔叔出门有事,随阿娘回去可好”江厌离说完就准备牵着金凌的小手准备回去



        “我不!我要等舅舅!我要等小叔叔!”金凌甩开江厌离的手,一动不动的坐在门前看着远方,等待他的亲人,这一等就是一辈子,阿凌再也没能等到他的小叔叔,他也没用小叔叔疼爱........ 这都是后话了...... 



        不夜天内,百大世家奋力拼搏,只为赢得这次的战斗,只为过上太平日子,五大世家以及夷陵老祖冲锋上前,大殿内的温若寒也只是一直盯着金光瑶看,他的每一招动作都令人沉醉,只是为什么要与他们联合他们来杀自己呢,温若寒皱了皱眉头



        站起身来,走出大殿,看得温若寒时,百大世家以及温家的人都一瞬间的停下动作,一个不怕死的少年



       “温若寒,你若是现在求我们,或许还有些余地.......”话还没说完就被温若寒的一个眼神给吓的直哆嗦,默默的回去



        “为什么”温若寒紧盯着金光瑶,他爱他,金光瑶在的时候,温若寒给了他无尽的宠爱,可是后来他还是离开自己,回到了金家,受尽了侮辱,他当时真想把金光瑶的父亲给杀了,可金光瑶不允许,还让他离他远点,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



       温若寒听从金光瑶的意思,转头走人,从未在打扰过金光瑶,但却在暗中观察,暗中保护着金光瑶,这个世家惹金光瑶不开心了,杀了,这歌世家居然阻止金光瑶当仙督杀了....... 



       这一壮壮的事情累积下来,终是弄得如今的下场,他不后悔,因为他温若寒喜欢金光瑶,他可以为金光瑶死,可是他不想金光瑶参与这次的讨伐,最起码死之后可以给他一个念想,可以欺骗自己金光瑶还是喜欢自己....... 



        “为什么要来......”温若寒双眼通红的看着金光瑶,金光瑶也只是冷眼想看,他知道温若寒喜欢他,可他不喜欢温若寒,他做尽了坏事,杀害那么多人,叫他如何喜欢这个魔头



       金光瑶不知晓温若寒杀人都是为了他,他只知道温若寒杀了很多人,温若寒将这个世道闹的鸡犬不宁,他想终止



        “呵!”聂明玦一个大刀砍过去,终止了二人谈话,若是再说下去,他怕金光瑶会有危险,处于本能反应温若寒开始和聂明玦打起来,众世家也开始和温家人打起来



       魏无羡,蓝曦臣,蓝忘机,江澄,薛洋,金光瑶也各自使出自家本领,开始战斗



       魏无羡因吹着陈情,没有发现身后的温家侍卫,挨了一刀


        “羡羡!小心......”



        噗嗤,利剑入腹的身影,魏无羡睁大了双眼,泛红的看向远方,他不敢回头,他怕是金光瑶...... 



        “羡羡.......额啊......”蓝忘机将温家弟子一刀杀死,抱住即将倒地的金光瑶,献血沾满了他的双手



        “没事的,你会好起来 我不会让你死”蓝忘机泛红的双眼紧盯着金光瑶,他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不能保护好,多令人可笑



         魏无羡木纳的站在在那,不敢转身,蓝忘机的声音,更加让魏无羡陷入无尽的深渊,木纳的转过身来,鲜红的鲜血,刺激着他的双眼,蓝忘机雪白是衣服上也沾满了金光瑶的献血



         金光瑶泛白的嘴唇 以及疼痛所引起的冒虚汗,无不在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他的瑶妹因为他...... 



          魏无羡无力的跪落在金光瑶的面前,颤抖想要握住金光瑶的手,眼泪不挣钱的留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声声凄凉的声音,回荡在这场战争中,正在打斗的温若寒和聂明玦也不禁回头看去,手中的武器也随之掉落



        金光瑶躺着血泊当中....... 



         蓝曦臣,薛洋,江澄也不相信似的看着躺在血泊当中金光瑶,他痛苦的表情,看得他们心都疼


         “不怪你.....羡羡......你师姐.....还有......阿凌........都很想.....你.........我若是不在了........记得照顾好.......他们.......”话一说完,金光瑶刚刚抬起的手,又掉落在地,漂亮的双眸也微微紧闭,没有了呼吸



       蓝忘机呆滞的看着已经死去的金光瑶,一颗眼泪掉落在金光瑶死脸上,紧紧的将他抱入到怀中,像个小孩一样哭泣



        “啊啊啊啊啊.........”



         “阿瑶!”



        蓝忘机与魏无羡一通呐喊,像是一把武器一样戳中他们的心脏,江澄,魏无羡,薛洋的佩剑一一掉落



        “这不是真的!你们不要瞎说!”薛洋像是疯了一般冲过去,抱住金光瑶,怀中少年的体温越来越冷,像是在证明金光瑶真的已经离开了一样...... 



        “小矮子你回来好不好....我再也不闹了我听话....”薛洋无声哭泣,抱着金光瑶尸身离开不夜天





           五年后



          自从五年前血洗不夜天之后,金光瑶身死在不夜天,薛洋带他尸身消失在众人面前,魏无羡也就此消失,蓝忘机天天问灵 蓝曦臣闭关 温若寒自刎,江澄 ,聂明玦做了家主



          “阿娘,小叔叔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金凌长高了许多,也变得些许成熟



           “我会救你........”薛洋呆呆的坐在门前,空中呢喃到


           一声声凄凉的琴声回荡在又有长谷,蓝忘机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了,五年了他从未再回去,那你再也没有一位名叫金光瑶的少年了........... 



          云深不知处内



         蓝曦臣一袭白衣,随意坐地,再也没有以前那般谦谦公子,日日喝酒,云深不知处内禁酒,他是只晓得的,但是只有酒才能麻痹他的大脑神经,蓝曦臣控制不住的去思念金光瑶,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蓝曦臣永笔勾勒出来



         桌上摆满了金光瑶的画像...... 







追仪/追仪凌整理

★我想好了把追仪文给整理一下不喜欢的宝贝不要看完告诉我



★因为追仪和追仪凌我放在了一起,所以我整理时都会有标识,你们看标识看文,不要评论其他什么不好的,我不接受,我也不听



无缘【追仪】























十一




十二




十三





all瑶【当失去瑶妹时】上

★好久没更了,内含曦瑶,恶友,澄瑶


★文笔垃圾,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不要挑字




1曦瑶.



     砰的一声,两车相撞



     场面顿时混乱,有交警维持秩序的哨声,有人们为此感到惋惜的叹息声,还有.......还有蓝曦臣无声的呐喊与哀求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躺在血泊当中,鲜血渲染了金光瑶的白衣,青丝以及白皙的脸庞,金光瑶昏迷在地,蓝曦臣也因为这场车祸而重伤,不能行动



     只能睁着眼看着金光瑶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视线越来越模糊,蓝曦臣看不清事物,只能听见救护车到来的声音,嘈杂的人群声



     再次醒来就是躺在病床上,穿着病号服,蓝曦臣看了看四处,发现并没有他,连忙起身,不顾身上的伤痛,拔了针管,扶着墙面虚弱的走出病房



     “你好,请问你知道上次车祸送来的人吗,好像是俩个”蓝曦臣看见一个护士就问

“哦,有一个已经送入病房了,还有一个.......抢救无效,已经被家里人领走了,说来也可惜.......”



     蓝曦臣听到抢救无效时就再也听不见护士说的话,双眼无神的看着远方,眼神流出,蓝曦臣无力的扶着墙面,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他的阿瑶怎么可能会舍得离开他呢,简直是胡说,蓝曦臣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回到了病房,呆呆的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



     就差一天,他们就可以领结婚证了,就差一天他的阿瑶就属于他了,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第二天早上



     护士进入蓝曦臣的病房想要为他打点滴,却发现蓝曦臣已经死在病床上,眼角微含着泪水,微笑的躺在病床上



     你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2.薛瑶/恶友



     义城内,白雾飘散在空中,金光瑶扶了扶自己的帽子,走进去,寻找薛洋



     “道长.....你快醒醒啊,你不要阿洋了吗”薛洋趴在棺材上,静静的看着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并为发现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



     “成美,你这是喜欢上他了?”金光瑶还是像以往的那样笑着,薛洋曾经说过这笑可真虚伪,如今也是这么认为



     “你来干什么”薛洋没有回头,而是静静的看着晓星尘,询问金光瑶他为什么要过来



     “我来是想告诉你魏无羡他们要来了,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我用不着你担心,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薛洋下了逐客令,他以前喜欢的人并不是晓星尘,而是金光瑶,如今金光瑶站在他身后,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了晓星尘时



     薛洋愣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晓星尘,还是依旧喜欢着金光瑶,利用晓星尘欺骗自己.....



     金光瑶只是微微一笑,离开了义庄,躲在了一处,想要偷偷的保护薛洋,其实他早就喜欢薛洋,可薛洋喜欢的人并不是他,而是那已死之人晓星尘



     金光瑶有想过不在去打扰薛洋,可是当自己得知魏无羡要去义城的时候,他还是没办法克制自己,他还是想保护好他



     几天之后,魏无羡等人到达义城,发现此处无一存活的也发现了消失多年的薛洋,蓝忘机与薛洋开始打斗



     魏无羡也加入了其中,薛洋开始慢慢的动作迟缓,打不过他二人,蓝忘机见机手握避尘直往薛洋那去,薛洋没法脱身,正当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听到一声



     “不要!”



     利剑插入体内的声音,可薛洋并没有感受到疼,缓缓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站着的人是金光瑶,常年带的帽子也掉落在地,嘴角带血



     利剑抽出,金光瑶缓缓跌落在地,薛洋瞪大着双眼看着躺在地上的金光瑶,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脸,机械的走到金光瑶的面前



     将其抱住,眼泪止不住的掉落



      “抱歉.....还有我心悦......”话还没说完。金光瑶就歪着头安安静静的躺在薛洋的怀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要救我....你醒醒啊醒醒!求求你醒一醒好不好”薛洋摇晃了一下身上的人,试图唤醒他,却发现根本没有用



     到头来自己还是爱着金光瑶,金光瑶也爱着自己.........



     薛洋安静的抱着金光瑶,低下头亲吻金光瑶的额头



     “杀了我吧.......”







3.澄瑶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江澄”金光瑶双眼微红的看着面前的人,一副快哭出来了的样子



     江澄怀中抱着一位瘦小的少年,当真好看,肤白貌美,一双美丽双眸,勾人心魂



     “不喜欢,你伤了他,你走吧,这次我放过你”江澄双眼直盯着金光瑶,让人全身发麻



     金光瑶却像泄了气一样,扶着墙面



     “我没有伤他,是他自己,是他自己......”



     “够了,你走吧,下个月21号我和订婚了你要来就来吧”江澄不在看着金光瑶,抱着怀里的人走开



     金光瑶留着眼泪,顺着墙面跌落在地,他真的没有伤害他,真的没有.....



      江澄走出房间回到车上,无情的把少年甩进车里,握紧少年的手,双眼像要喷火了一样看着少年



     “我说了别伤害他,你到底想要怎样,我都已经要娶你了,你想怎样!”江澄咬牙切齿的询问着少年



     “我没伤害他啊,我只是不放心,现在好了我放心了,司机开车”少年抽出自己手臂,被江澄所握的地方已经微微泛红了,可真疼,他可真喜欢那个金光瑶,真是让人嫉妒啊



     想要夺走这属于他的爱.....



     订婚当天,少年那方邀请了好多嘉宾前来,订了一个最好的酒店,这场昂贵豪华的婚礼牵扯一段虐缘



      少年喜欢江澄,而他喜欢的人却是深深的爱恋金光瑶.....



     “今天是我和你的订婚日子,你能不能笑一笑”少年一身白色西装紧贴其身,凸显出他的身材



     “这场订婚你比我还清楚是怎么得来的”江澄嫌弃的躲开少年的手,擦拭了一下被少年抚摸过的地方



     另一边,金光瑶的房子



     今天是江澄的订婚日子,金光瑶穿好先前准备好的白色礼物,纤细的腰肢被勾勒出来,修剪过的头发也很柔顺



     金光瑶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如果没有那位少年的出现,那么现在站在江澄身边的应该是他吧,他会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吗

答案是是的,他还会得到江澄的爱,江澄的保护以及江澄所有,真是羡慕他啊



     金光瑶从厨房拿走一把水果刀,走到浴室,安安静静的躺在浴缸里,水一下子浸湿了金光瑶的衣服,柔顺的头发也紧贴着金光瑶的头皮



     金光瑶拿起水果朝自己的大动脉割去,鲜血像玫瑰花一样绽放,雪白的西装被染成鲜红



     金光瑶在这失血的过程中慢慢昏过去,脸色变得惨白



     正在交换戒指的江澄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疼痛了一下,好痛,一时让他皱起了眉头,这让江澄感觉不妙,立马扔下戒指,跑出酒店



     他怕他的阿瑶会做出一些傻事,他不想失去他的阿瑶



     到达金光瑶的家中江澄疯狂的打电话给金光瑶,疯狂的按门铃,并没得答复,电话里只有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迫不得已下,江澄踹开大门,进入房子里了江澄并没有发现金光瑶的身影,只有一丝丝微弱的水流声,江澄先是去了厨房发现没有



     又去了浴室,打开门,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江澄有点颤抖,往里走去,看到了他这辈子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金光瑶躺在血池里,没有生气



     安安静静的躺在那,一点呼吸也没有



     “阿瑶  !   !  !  !  ”



     江澄抱着金光瑶的尸体,无声的痛苦,早知道会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那少年说的话



     说会好好的保护好他的阿瑶........

迟来的爱恋(十五)

*更了更了,再不更就要被你们催死了


*非原著向,拆官配,忘曦


*文笔垃圾,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不要挑字


      蓝忘机颓废的站立在大门前,一身黑衣使他埋没在寂静的夜晚当中,威风轻轻的吹向蓝忘机,头发随着风流四处飘散


        眼泪在泛红的眼眶里打转,蓝忘机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若有所思的看着蓝曦臣的住所,站立了许久,也看了许久


        而后颓然的转身走人


        酒吧内


        蓝忘机一杯接着一杯将烈酒送入腹中,脑子回荡着的全是蓝曦臣失望以及伤心的表情,蓝曦臣流眼泪时,他都恨不得立马上前抱住蓝曦臣


        不然他留下眼泪,不想让他受到伤害你可是一想到自己曾经那样对待蓝曦臣,欺负,羞辱蓝曦臣的画面,让蓝忘机至今也不会忘记

        烈酒入肚,蓝忘机开始慢慢的有些头昏,到底还是酒劲上来了,喝酒这事他还是不行啊......


          “先生,就您一人嘛~需不需要......”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年,看着在吧台喝酒的男人,男人帅气的外表,以及他与生俱来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他,让他忍不住的想去了解一下男人


           “滚!”蓝忘机厌弃的撇了一眼身旁的少年,继续的喝下手中的烈酒,不在理会,少年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打断而感到恼火


           反而是越来越好奇面前男人的身份,那声滚说的可真好听


           “您一个人在这喝闷酒?”


          “我叫你滚,你没听见?”

  

           “我........”


           少年本想再说些什么,但被阻止了,蓝忘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吧台的人,在这里他还是有些威名,调酒师看见蓝忘机的不悦,立马叫人过来,撵走了少年


          少年不甘的看着蓝忘机,但却还是认栽的走人,事情闹大对他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识相主动离开


          蓝忘机终是抵不过醉意,昏沉沉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笨拙的拿出手机,打开联系人界面,将手机递给调酒师


          “打电话给上面一位叫蓝曦臣的男士,告诉他有一位叫蓝忘机的男士喝醉在xx酒吧,让他赶紧来了”


          调酒师立马接住手机,按照蓝忘机的指令,拨打给蓝曦臣,说出刚刚蓝忘机叫他说出来的话,电话里人并为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好


          调酒师擦了擦了自己额头上的汗,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被辞了


           “他怎么说”蓝忘机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耐烦的问了问调酒师

  

         “那位先生说好,没其他的”


         蓝忘机听闻停顿了一下,本以为蓝曦臣不会同意,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而在另一边的蓝曦臣,却是皱着一张脸,他不想在和蓝忘机有什么关系了,但自己也爱了他那么多年,况且蓝忘机也算他半个弟弟吧


         蓝曦臣来回在卧室里走老走去,刚刚回答了一句好,是他胡乱回答的,如果不去,蓝忘机会不会有事呢,但如果去了是不是又会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all瑶(当瑶妹被欺负了)

*非原著向,拆官配!

*含温瑶,薛瑶,羡瑶,澄瑶,曦瑶,湛瑶

*文笔垃圾,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就当个小番外,内含私设

*勿挑错字





1.温瑶

“温若寒!我被欺负了”

“哦?是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敢欺负我温若寒的人,想被灭族吗!”温若寒站起身,震碎一旁的被子

轻轻拦住金光瑶的腰肢,抚摸着金光瑶的脸庞,宠溺的看向金光瑶

“阿瑶,别怕,有我在呢”

“嗯!”依偎在温若寒的怀里





2.薛瑶/恶友

“成美!我被人欺负了”

“别叫我成美,呦,那位不要死的东西干敢欺负我们的仙督大人啊”把玩着金光瑶的头发,并为发现身前少年泛红的眼睛

“哼,你就是不爱我了,都不帮我....”带有一点哭腔,双眼微红的盯着薛洋,看的薛洋的小心脏微微一揪

“你告诉我我是谁,我拔了他的舌头,给你泡茶喝,再杀了他全家!”拿起自己的降灾准备要冲出去找那人算账

“不用了....要抱,要亲”张开自己的手臂

“咦~”嘴上嫌弃着,身体很诚实,抱住金光瑶就是一顿狂亲





3.羡瑶

“哎呦喂,我们家瑶妹这是怎么了,怎么俩只眼睛跟个兔子眼睛一样”魏无羡挡住金光瑶的去路,手中把玩着陈情,眼睛直盯着金光瑶

“魏婴...我被欺负了....”金光瑶委屈的看向魏无羡,眼泪在泛红的眼眶里一直打转着

哐当一声,陈情落地

“温宁呢!温宁!出来随我一块弄死那个臭不要脸的”气哄哄的到处乱喊温宁,准备为金光瑶出口恶气

“哎哎哎,不用了,早溜了....”呆萌的拉住魏无羡的袖子

魏无羡低头看着小小的金光瑶,温柔的亲去一旁的眼泪

“不哭,瑶妹”





4.澄瑶

“呦,今儿是什么风,把我们的仙督给吹过来了?”江澄看着面前的一抹黄,嘴角微微上扬

“阿澄,我被欺负了....”委屈的看向江澄

江澄在金光瑶抬起头后,才看清面前人早已是鼻青脸肿的,双眼红彤彤的

江澄抱住金光瑶,大手温柔的拍了拍金光瑶的后背

“不就是被打了一下吗,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乖先回我房间去”

“嗯....”

“来人啊!来人啊,跟我去一个地方,敢伤我的阿瑶,找死!嫌命大!”怒气冲冲的离开云梦





5.曦瑶

“二哥~我被欺负了....”一脸委屈的控诉着,眼泪齐刷刷的掉落,嘴角微微泛红

蓝曦臣被金光瑶这个样子给吓到了,立马起身查看金光瑶的伤势,一脸心疼的看着金光瑶

“阿瑶疼吗这里,阿瑶还有哪里疼,快让二哥看看,衣服都脱下”

“二哥....”蓝曦臣关顾着金光瑶的伤势,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的话,而金光瑶却听的一脸泛红

“唔...阿姨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





6.湛瑶

“阿湛!我被欺负了”金光瑶呆萌的站在蓝忘机的面前,委屈的控诉着

蓝忘机淡淡的看向金光瑶,眼里的心态却是出卖了他

“疼吗”轻轻的抚摸着金光瑶的伤口,想呵护珍宝一样

“嗯!”金光瑶点了点自己的头

“回静室,天天”

“啊?什么?我现在受伤了啊!”

“天天!”

夜晚....

“含光君饶命,小的再也不敢....”

“欺阿瑶的人,都得付出代价”淡淡的看了一眼死去的男人,转身走人,留下背影

有爱的小场面,少女心啊,陆海cp!!!


有授权,微博上的400_真兒太太

迟来的爱恋

你们要的迟来的爱恋


萧寂月:

@叶辰

      十四




      他不理解蓝忘机,他发现这已经不是他认识时那个单纯的蓝忘机了。他开始变得偏执,变得顽固。蓝曦臣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出自何,他也不想知道——大抵是因为魏婴吧,




      没关系,他现在很好不是吗?不需要蓝忘机也可以过得很好不是吗?

      是......吗?




      天色已晚,蓝曦臣没怎么吃东西,饿得发昏,打开病箱,所剩无几。没办法,他不得不出去买吃的。




      大门一开就看到跪在门口的蓝忘机。也不知男人跪了多久。




      看到门开了,蓝志机充满希望地抬起双眼,入眼的却只有蓝曦臣冰冷的神色。




      “曦臣......”




      蓝曦臣到这称呼时,愣了一愣。他何曾用过这等亲昵的称呼?差一点,他就要心软,就要化去脸上冰霜@,将蓝志机拽起,再抱抱他。




      可他没有,他也不能。




      对于自己的定位,蓝曦臣自觉只是魏无羡的替代品。而现在,怕是连替代品也不算了吧。




     “蓝先生,请回吧,”蓝曦臣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咬着牙说道,“这声‘曦臣’我受不起,也不想再与蓝先生有什么交集。”

      蓝忘机一阵失神,明明他那么爱他,为何如今又是这般模样……难道,他真的算错了?五年时间,真的足以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恋?

      蓝曦臣已经走出去好几米远了,蓝忘机才回过神来,追上去,猛地抓住那人手腕,拉倒怀里,对着那张红唇便是一吻。唇齿之间,战火绵延。

      蓝曦臣起先对他这一吻是惊讶,后来又有些略略的开心,然后便是被冒犯的怒火。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蓝忘机,怒道:“蓝忘机,你究竟想如何?五年前你的话我可是记得牢牢,一丝不差。我说的我也从未忘记。我们既已离婚,你便无权再来干涉我的自由,更不能再做出这种逾矩的行为。你要知道,你的男友是魏无羡,而不是我蓝曦臣!蓝先生,请你自重。”

      “蓝曦臣!”蓝忘机嘶吼着他的名字,“你当真不愿同我回去?”

     “忘机,”蓝曦臣的语调有些无奈,“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是非利弊,人世浮沉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爱情美好而又苦涩,我天生便怕苦你不是不知道,这一次,我想放纵自己。忘机,回吧。”说完,一个剩余的眼神都没有分给蓝忘机,就离开了。

      蓝忘机站在原地,失魂落魄。他好像……把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啊……



迟来的爱恋(十三)

*抱歉有好多天没写了,身子原因就一直拖了

*文笔垃圾,不喜勿进!不喜勿喷!非原著向!拆官配!别挑字!

*十四章可能会让人与我合作,最近太忙所以只能这样,也就只有十四是合作,后面的就自己写

*最近好多人感冒大家小心点

       “为什么.....”微微沙哑的声音,一时让蓝忘机愣住,他是哭了吗....

         蓝忘机板正蓝曦臣的身子,抬起蓝曦臣的下巴,湿润的双眼无神的看着他,眼泪掉落在蓝曦臣的发丝上,沾湿了他的青丝,一旁泛红的眼角,看的蓝忘机心里一阵疼痛

          蓝曦臣掉落下的眼泪,宛如一颗子弹一般打在蓝忘机的身上,让蓝忘机感受到从未感受过的痛苦

           二人僵持着,蓝忘机不知该如何开口,看向面前的男人,蓝忘机突然一时语噻,感觉自己好像像个哑巴一样不会说话.....

            “什么...什么为什么....”吞吞吐吐的话语,让一向不顾蓝曦臣感受到蓝忘机底下的头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遇到蓝曦臣就会这样....

            在魏无羡身上却从未发生过这种感觉....就感觉自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不敢抬起头看向身前的人

            “为什么你喜欢魏无羡,却还要来招惹我,为什么要在我快要放弃你的时候来骚扰我!为什么!”

           一向温柔的蓝曦臣,在此时此刻终是爆发了,推开蓝忘机的怀抱,双目紧紧的看向蓝忘机,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憋红的脸庞,看的人一阵心疼

           “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只是个玩偶,你高兴了对我好点,不高兴了就把我放在一边.....”

          蓝曦臣脱力的靠在墙上,微微底下自己的脑袋,让看不清他的神情.....

            “不是的.....不是.....”蓝忘机疯狂的摇了摇头,双眼微红,他想抱住眼前的男人,他现在只想紧紧的抱住蓝曦臣

           “蓝忘机......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说完,蓝曦臣跌跌撞撞的走向大门,手抖的寻找自己的钥匙,打开大门,未曾给过蓝忘机一眼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一点点的从自己面前消失,坚决的背影就像当年离开蓝曦臣的被一样

            蓝忘机无力的跪落在地,底下自己脑袋,无声哭泣,口袋里的手机,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蓝忘机并没有去管他,而是默默的跪在蓝曦臣的门前.....

             蓝曦臣进房里后,靠门缓缓的坐落在地,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掉落蓝曦臣喜欢这次的说明,能让蓝忘机和魏无羡好好的生活,也能让自己的生活也好好的

            叮叮叮--叮叮叮-

         一阵铃声不适宜的响起,蓝曦臣慌忙的打开手机,手机屏幕显示的是聂大哥,刚刚因为蓝忘机的事情,蓝曦臣还没有向聂明玦报平安,聂明玦有点后怕,赶紧打电话给蓝曦臣

           “喂”

           “曦臣你没事吧”

           “我没事”听到聂明玦一声焦急的问候,蓝曦臣突然觉得心累暖和起来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

             “下次别这样”聂明玦都快被蓝曦臣气笑了,他在这急着,蓝曦臣却在家里歇着,感情皇上不急太监急

           “嗯”蓝曦臣要是知道聂明玦这样形容自己肯定得笑死,不过现在的他却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地板上,像个木头一样

【追凌仪】彼岸花序章

*追仪,凌仪,3p


*不喜勿进!不喜勿喷!文笔差


*不定期更新


*别挑字


      “连你也想杀我是吗,你是不是要为了你的天下苍生而杀了我!”


       蓝景仪单膝跪地,手持佩剑,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人,面前的人白衣飘飘宛如仙人,哦不,他就是仙人


       他就是人们敬仰的思追上神


       他就是一心想杀自己的蓝思追!


      “妖就是妖,你是妖,为了苍生,我......”


       蓝思追俯视看着蓝景仪,面无表情的看向蓝景仪,对待蓝景仪是妖他也不知该如何去解决,自己的好友是妖也着实有点吓到他.....


      “好....好....好一个思追上神啊,为什么你可以保护你的天下苍生,而不可以保护我呢!为什么!噗”


      一口鲜血吐出,蓝景仪怎么也没想到蓝思追会说出这些话,他以为这些年他与蓝思追想出来已经成功的让蓝思追接受他


     可是一切都是他蓝景仪的以为,蓝思追并没有接受他是妖,蓝思追并没有出来保护他,蓝思追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爱他......


     “对你不起,来世再报,此次由我将你关押.....”




      “用不着,不就是死吗,我蓝景仪从未怕死过”


      蓝景仪打断蓝思追,吃力的站起来,擦了擦自己嘴角,愤怒的看向蓝思追,浑身上下都突然冒着红光


      “我蓝景仪愿用我毕生修为,诅咒你蓝思追永生永世不得真爱,永生永世....”


      话还未说完,就消散在蓝思追面前,犹如一盘散沙一样被风吹走,蓝思追亲眼看着蓝景仪消散在自己的面前


      魔族内


     “唉?魔族内怎会有小狐狸,抓来当本座的小宠!”




      “是!”